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銷售與營銷 / 銷售和營銷 / 正文
 
廣告
 

消費主義是如何把你掏空的?

希望你能成為漏網之魚

來源 l 公眾號 良大師(ID:lang-da-shi)作者 l 良大師

 良叔說: 

這一篇1.2萬字的長文,是良叔有史以來寫過最長的一篇。

我知道,看到這個字數,你會有些膽寒。

這很正常,手機已經將我們馴化,你很難專注于這么長的文字。

但是,我建議你一定一定要看完,否則你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怎樣的世界里。

而且,這篇文章能存活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我已經盡我最大的能力,力爭寫的不枯燥。

文中匹配了巨量的案例,只為了向你展示消費主義是如何滲透到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本文共分為以下三大結構:

一、個體的弱點:從兩個方面展示人性的弱點,是如何成為消費主義的溫床;

二、群體的裹挾:主要從群體依賴的角度,展示商家是如何通過虛假的身份感,讓你陷入消費陷阱;

三、商家的詭計:揭示了5個商家慣用的詭計,是如何使你的錢包在不知不覺中干癟的。

一、個體的弱點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生物,但是支配我們決策的只有兩樣東西:

恐懼希望

我們所有的情感都依附于此。

某些時候它們也會成為弱點,將你我卷入到消費主義的漩渦。

1、恐懼

BBC紀錄片《無節制消費的元兇》中說:

疾病、衰老、死亡,是人類最大的恐懼。

很多商家就是利用這點,達到營銷的目的。

影片中請到英國Carex公司產品部前任經理,這家公司以生產保潔用品而著名。

這名經理揭露了行業的一個潛規則:

香皂及清潔劑,只要加上“抗菌”兩個字,就特別好賣,而且價格還能提高不少。

但是那些有“抗茵”功能的清潔用品,真的就有特別的抗茵效果嗎?

通過實驗證明,它們和普通清潔用品根本沒有區別,所謂的“抗菌”,只是個文字游戲罷了。

這就是商家利用人類對細菌的恐懼,玩的一個小把戲。

與恐懼相關的另一個鮮為人知的商業模式就是:越野車(SUV)的崛起。

通用汽車為了提高銷量,曾邀請心理學家拉貝爾博士去做咨詢。

博士給出的建議是:

汽車的外觀,一定要幫駕駛者克服恐懼心理。

讓他們覺得自己的車更霸氣,更強壯。

于是,一臺臺外觀堅實,風格硬朗的越野車(SUV)出現在了生產線上。

而且如拉貝爾博士所料,這些車極受駕駛者愛戴。

尤其是911事件后,越野車(SUV)的銷量如井噴式爆發。

汽車廠家因此賺得盆滿缽滿。

大眾源于恐懼,感性地認為越野車(SUV)很安全。

但真實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其實越野車(SUV)的危險系數更高,翻車概率是普通汽車的兩倍。

而大概60%的SUV死亡事故,都是因為翻車。

當然,這些數據一般不會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因為SUV在汽車產業中的利潤率,要遠遠高于普通汽車......

在中國,利用人們恐懼心理做生意的事例,也隨處可見,以營養品最盛。

因為誰都害怕衰老,誰都恐懼病痛。

于是,這個白金、那個黃金、這種藥酒、那種口服液風靡起來。

而且這些商家與各方的關系盤根錯節,實力強大到不可思議。

倘若哪個商家轟然倒下,我們這些小媒體人才敢上去踩上兩腳,否則,真不敢寫啊。

搞不好,把你從大力水手變成光頭強,這著實讓良叔恐懼。

2、希望

一女孩去健身房辦卡,對方一直勸她買私教課。

她一撩頭發,說“不了,好不容易換個健身房,我怕又忍不住和教練上床”。

前臺好多人聽得一愣。

從此,雖然她沒買課,但每次去健身,都有好幾個教練在旁爭相指導。

這當然是個故事,不過卻說明了:

希望是一種強大的動力,驅動你付出精力和金錢

商家深諳此道,利用「希望」賺錢的生意,也層出不窮。

無論是減肥產品,還是知識付費,都在給你創造一種把自己變好的希望。

不過,當下利用「希望」賺錢,最好的生意莫過于兒童市場。

中年人對自己節儉很正常,如果對孩子節儉就很不正常了。

只要負擔得起,再貴的學習班、興趣班,家長也情愿報名。

在商家的誘導下,他們仿佛看到了下一個愛因斯坦、下一個郎朗,或者是愛因斯坦·郎朗。

花了大錢,能不能成才不好說,頂多損失點錢。但是,商家利用家長望子成龍的心理,出售劣質兒童保健品,就顯得十惡不赦了。

他們會用各種數據、各種案例說服家長,補身體要從娃娃抓起。

于是乎,各種軟糖、滴濟鋪天蓋地......

其實正常兒童根本不需要補充營養品。

如果補充過量,反而會中毒。

這款L'il Critters牌的小熊軟糖,是很多家庭的必備。可以補充兒童維生素D,又好吃,家長孩子都超愛。

但是,2015年12月,佛山市藥監局發現,這款小熊糖的維生素D含量比包裝上多4倍,長期服用容易中毒......

這是補身體的,還有補腦的?

湖南衛視《天天向上》欄目,曾給一款叫做“腦清新”的保健品打廣告。

說是可以提高記憶力,以及學習成績,還可以考上名校。

可實際效果根本不像廣告吹噓的那樣。

據很多服用過的學生反應,根本沒啥效果,還會拉肚子、睡不著覺。

“腦清新”客服的反饋卻是:

一個療程不夠,建議再買一個療程。

后來這事兒,還上了中央電視臺。

再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良叔一個朋友告訴我,其實國家根本就沒有批準過“提高智商”的保健品。

這些說法都是編造出來的。

而這背后,都是專業團隊運作的結果:

創造一個品牌,捧紅、拼命吸金,出現問題爆光,立即消失。

過段時間,再換個名字,如法炮制,每次家長們還都接招......

所以說,可憐天下父母心,都是在為自己的愛心買單。

生而為人,恐懼和希望是與生俱來的屬性,商家們對此已經研究頗深。

他們精心營造環境、潛心把握你的痛點和癢點,用形象、文字等符號予以暗示,讓你在無意識中就范。

二、群體的裹挾

群體對個體的影響有多大?

無窮大

群體不但賦予個體安全感,更能為個體營造一種身份認同。

這讓我們得到他人的尊重和認可,否則我們會感到失落和無助,甚至失去生活的意義。

通過一個人對群體的認可度,可以分為兩種情況:

一種是,你喜歡,并且希望加入的群體,我們可以稱為:“群體迎合”;

另一種是,你討厭,并極力回避的群體,我們可以稱為:“群體排斥”。

商家們很明白這兩個概念,因此也匹配了各種“騷操作”。

1、群體迎合

《迷戀》一書的作者是莎莉·霍格斯黑德,她是美國廣告營銷界神一樣的人物。

在《迷戀》中,她提到“野格酒”的營銷手法。

“野格酒”被譽為最難喝的酒,簡直就是止咳糖漿加機油的味道。

然而,如此難喝的酒,在美國卻非常風靡

“野格酒”原產于德國,主要是狩獵驅寒所用。

1985年,德尼·弗蘭克把這款酒引進到美國。

但是,由于這酒太難喝,所以銷量很差。

不僅如此,一份報紙刊登了一篇短文,抨擊這款酒。

說不但味道恐怖,可能還含有一些違禁藥物。

按說,德尼·弗蘭克應該去告對方誹謗才對。

但是他思考了一會兒,決定讓手下去把這個報紙復印上千份,分別貼在各個大學附近的酒吧。

結果奇跡發生了,“野格酒”開始在大學生之間瘋傳起來。

是因為大家突然愛上這款酒的口味了嗎?

當然不是,恰恰相反。

正是因為這種“恐怖”的味道、再加上神秘的配方、機油一樣的顏色、商標上鹿頭和十字架,賦予這款酒一種“反叛感”。

試想一下,在酒吧,幾個男生,大家都端著一杯“野格酒”,而你卻拿著一杯香檳,你一定會被眾人取笑。

因為你不夠爺們,你只是個乖乖仔,你不是一個挑戰世俗的年輕人。

你當然不希望被打上這種標簽,你更不希望被孤立。

于是你也拿起“野格酒”,一飲而盡。

此時,你通過行動證明自己想加入的這個群體,你也就得到了身份認同。

你看,這就是身份感的魔法。

你對商品的喜惡,已經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群體對你的評價。

你可能會嘲笑這些年輕人的盲從,可是你真的就能置身事外嗎?

那么請你告訴我,即使公司沒有規定,你為什么不穿著綿綢睡衣去上班?

鮑德里亞在其經典作品《消費社會》中,有一個聳人聽聞的觀點:

一個人在消費社會中根本沒有所謂的自由

比如,你是一名職場女性白領,可以自由選擇發型、包包、服裝,以及各種化妝品、護膚品。

但是,你沒權力選擇你媽媽年輕時穿的“的確良”花裙子

因為大家都會告訴你,這東西“過時了”。

你若執意要穿,必然受到所在群體的白眼和排斥。

你甚至喪失了不化妝、不洗頭、不洗澡的權力。

為了迎合你所在或者喜歡的群體,你必須要用相應的消費品來響應。

商家也會創造各種具有身份感的產品來套牢你:

搶到“貓爪杯”,你似乎就成為小資中的一員;

擁有高檔AJ,你就是年輕朋克;

戴上一塊萬國,你就是精英了......

然而,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張虛假的通行證,只是為了讓你滿足某種身份的想象。

2、群體排斥

喬納·伯杰在《傳染》中講過一個有意思的故事。

美國有一檔真人秀節目,叫澤西海岸,記錄了一些年輕人的真實生活。

影片大火,里面的人物也都出了名,成為了網紅。

其中一名女主角叫妮可。

一天早上,她收到一個包裹,打開一看,是一個“古馳”高檔手包

妮可幸福到眩暈,卻不知道是誰送給她的。

難不成是“古馳”想請她做代言,或者是粉絲送的?

都不是,讓你想不到的是,這個“古馳”包是“古馳”的競爭對手送的。

也就是說,古馳的競爭對手,希望妮可背古馳的包!

這是什么邏輯呢?

原來澤西海岸中的這些年輕人,都是底層有色人種。他們沒文化沒素質,大家當作笑話一樣看這個真人秀。

而劇中的妮可有點芙蓉姐姐的感覺。

“古馳”的競爭對手覺得,只要妮可背著“古馳”包出現在眾人面前,原有的“古馳”用戶一定會嫌棄,轉而投入他們的懷抱。

據說,“古馳”品牌負責人得知此事后,嚇得菊花一緊,趕緊出高價從妮可手里把這個包買了回來......

不得不說,商家的套路實在是深,這就是對“群體排斥”心理的應用。

人們不愿意讓自己所在群體被玷污,更不希望被歸為自己厭惡的群體。

商家很會利用這個心理,而且往往讓你察覺不到。

美國一位博主Mar,背著一個仿冒的古馳包。

去古馳專賣店逛,差點被店員趕出來。

為了維護尊嚴,她便買了一個古馳包。

她說,自己不想被對方看成是低層次的人

如果你去一些奢侈店,應該也會發現,店員幾乎很冷漠。

很正常,這可能就是他們慣用的套路。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發現:

在高檔用品商店中,店員適當的傲慢,可以提高銷量。

因為“顧客此時會更容易通過購買行為,來證明自己能承擔的起這個商品。

按中國的話說,被冷漠后,顧客更想證明對方是“狗眼看人低”。

自己不是店員認為的“窮逼”。

你看,要面子,是全世界人民的共性。

是的,有時我們花錢就是想去掉某個標簽。

良叔曾經的一位學員,前段時間參加某知名平臺的線下大學。

那個平臺打出的口號是“拒絕屌絲”。

號稱來參加的同學都是經過篩選的精英,因此價格不菲。

那哥們去后很喪氣,說小組的同學不是賣理財產品的,就是賣保險的,這不是屌絲又是什么?

我沒好意思說透,因為這哥們是個工業品銷售,他在別人眼里可能也是個屌絲......

你看,多魔幻啊,誰都不覺得自己是屌絲,可是又覺得對方是屌絲。

商家對此卻很通透。

只要你給錢,你就不是屌絲,你若再加點錢,他管你叫精英爺爺都行。

三、商家的詭計

電影《戰爭之王》的開頭,尼古拉斯·凱奇站在戰爭的廢墟中,感慨地說道:

你們知道嗎,這個世界上每12個人就有1人配有Qiang支。

轉過身,凱奇繼續說:

好了,問題來了,我們怎樣才能把Qiang賣給剩下的11個人?

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的不二法則。

在這一部分,我將為你揭示商家的一些慣用伎倆。

看看他們是如何在潤物細無聲中,把你的錢包變得越來越瘦,把他們的賬戶變成天文數字的。

1、創造需求

二戰后,英國電視上突然鋪天蓋地的出現了一則廣告:

一個美少女,在網球場上,不停有男人過來搭訕。然而還沒說兩句話,男人們便眉頭緊皺地離開了。

少女一臉茫然......

最后,廣告中出現了李施德林漱口水的廣告。

這個廣告,在營銷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因為以前的營銷人以為,產品就是要迎合人的需求。

而這個廣告告訴大家,原來需求是可以創造的。而且它也確實創造了一個概念:口臭

是的,“口臭”這個概念是李施德林硬生生創造出來的。

在這之前,“口氣”只是身體機能的正常反應,沒人覺得是個問題。

但“李施德林”卻告訴你:

有一個無聲的社交殺手,一直就在你身邊。

李施德林的前身,是一種手術消毒液。

開發漱口水,當初只是為了口腔清潔。

結果,產品賣不出去。

當營銷人員想出“口臭”這個大殺器后,只用了7年,李施德林漱口水的營銷額就從11萬美元,激增到800萬美元。

直到現在,李施德林都是漱口水的一哥。

幾乎與李施德林發跡的同一時期,戴比爾斯公司,一直為自己鉆石銷量的停滯不前而苦惱。

直到他們頓悟——原來需求是可以創造......

1946年,戴比爾斯集團,買下了125份報紙的版面。還請了幾十位好萊塢明星代言,大肆宣傳鉆石與愛情、婚姻的關系

不僅如此,戴比爾斯還斥巨資,買通電影公司,把鉆石巧妙地安插進電影里。

所以,直到現在,但凡電影電視中的求婚,你一定會看到這樣的經典鏡頭:

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單膝跪地,殷勤地望向他的心上人,手中捧著一個小小的盒子,里面是閃閃的鉆戒。

是的,這不是一種藝術表達形式,僅僅是營銷。通過這種塑造,鉆石和婚姻成為你心目中想象的共同體

戴比爾斯為了配合這種感覺,還想出了一個絕佳的口號,“A diamond is forever”(一枚鉆石代表永遠)。

90年代初,戴比爾斯準備加大力度開發中國市場。但是“A diamond is forever”如何翻譯,讓他們頭疼。

最后,他們決定有獎征集。

1993年,一位有才的大學老師,翻譯的一句話被選用,那句話就是:

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

由此,鉆石也潛移默化地植入到中國人的意識形態中,成為美好婚姻的代名詞。

如果你是一名單身狗,準備結婚,送鉆戒一定是個必要選項。

倘若你不識趣,非要問未婚妻,為什么一定要送那么貴的鉆戒?

她一定會怒不可遏地回答你:

什么為什么?!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

你看,多奇妙!

本來一個毫無意義的東西,通過一番操作,竟然變的不可取代,且不容質疑。

其實,鉆石、漱口水,僅僅是商家創造需求的兩個范本。你可以盤點一下,我們身邊到底圍繞了多少沒有意義的商品。

它們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你的面前,卻又讓你覺得不可或缺。

2、編造故事

席慕容說:我們都是戲子,在別人的故事里,流著自己的眼淚。

當然,我不僅為之流淚,還要為之買單。

保羅·柯尼特是美國孩之寶最早的創作團隊成員。他們研發了一系列玩具,六輛汽車和六架飛機。

和一般玩具不同的是,這些汽車和飛機可以變成機器人。

然而,產品并沒有那么暢銷。

一次,保羅·柯尼特和一個同事出差。

3個小時的車程中,他們想到可以編一個故事,來提升銷量

于是,“汽車人”、“霸天虎”一一跳了出來。

變形金剛的故事也由此誕生。

是的,變形金剛的故事其實就是個廣告,只為了讓產品更暢銷。

令保羅·柯尼特沒想到的是,變形金剛的故事竟然這么吸金。

2018年,變形金剛的玩具收入,超過30億美元。

國際知名時尚品牌香奈兒,也是講故事的高手。香奈兒的創始人Gabriella·Coco·Chanel女士,擁有傳奇的一生。

她在孤兒院長大,后來為了生計流落到酒吧當歌女,又成為一位百萬富翁的情婦。

后來她又愛上這位富翁的朋友,并為他終身未嫁。

出身卑微的Coco·Chanel 在上層社會打拼。

因為打扮不夠時尚,受到排擠和白眼。

于是,Coco·Chanel決定自己創造時尚,開始了艱辛的創業。

Coco·Chanel的創業故事,分為12章,在其官網上以視頻的形式播放。

這種自由、倔強、挑戰世俗的風格,自然受到新女性的喜愛。

于是在迷戀Coco·Chanel故事的同時,也投射到Chanel的產品中。

后來,香奈兒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投資了一部電影《時尚先鋒香奈兒》。

還請來了《天使愛美麗》的主角奧黛麗·塔圖,來扮演Coco·Chanel。

可以說,香奈兒運用故事來營銷,已經是登峰造極了,而且確實無比成功。

用創始人的故事來增加品牌影響力,在商界已經是屢見不鮮了。

你可以想想中國那些新崛起的大品牌, 是不是都對應著一個象征性的人物還有ta勵志的故事?

除了講人的故事,為產品講故事,更是常見。

尤其是在奢飾品、高檔酒類等領域。

一瓶82年的拉菲,價格不菲,難道真是味道很好?

我們來看一個測試:

心理學家Richard Wiseman曾做過一個紅酒評測。

他選了紅葡萄酒、白葡萄酒和香檳酒三類。

每一類都挑了一瓶貴的和一瓶便宜的,然后讓品酒者來猜,哪一瓶是貴的?

實驗結果令人吃驚:

53%的品酒者能成功選對更貴的酒,但要知道扔硬幣的成功率都有50%,品酒者的成績只是略好于扔硬幣。

更要命的是在紅葡萄酒的分類下,品酒者的成功率只有39%。

換言之,多數人都認為便宜的酒更好喝。

你看,貴的酒不見得就好喝。那是更有營養嗎?

懂點營養學的人知道這一定是瞎扯。

其實真相是,貴就貴在他們編造了一個更好的故事。

也就是說,你花了大筆銀子買到的,只不過是一個動人的故事而已。

就像著名營銷學家丹尼爾•平克說的那樣:

其實很多商品的溢價,就是在故事里

3、勞力辯證

“勞力辯證”是個心理學名詞,簡單講就是:

當你對某事或某人投入了精力和勞力,你也會對他們有更高的評價。

500強企業通用磨坊公司,擁有哈根達斯、灣仔碼頭等多個知名品牌。

通用磨坊公司有一個經典的營銷案例: 

他們曾推出一款叫做“貝蒂妙廚”的蛋糕粉,配料是完全搭配好的。

家庭主婦只要直接放入烤箱即可。

然而,銷量極其慘淡。

于是,通用磨坊便找了一位心理學博士。

博士想了想說:

你們把配方中的雞蛋粉取消,要求家庭主婦自己打雞蛋進去。

雖然有點質疑,但通用磨坊還是照辦了。

結果銷售激增,供不應求。

他們請教博士,這是什么原因?

博士說:“原來傻瓜式的操作方法,太簡單了。那可是給家人的美食,這樣會讓家庭主婦有種負罪感。

讓她們自己打個雞蛋進去,她們的參與度明顯提高了,對這個產品也就有了好感。”

你看,這就是“勞力辯證”在商界的應用。

有些難度是賣家刻意增加的,讓你得到或使用這個產品時,要付出一些代價。

這看起來有點反常識,但只要用的恰到好處,往往會有奇效。

前段時間,濟寧市的某匡威門店,限購匡威的1970s款。

消費者需要排隊抽號,還要帶著身份證,同時還必須穿著匡威的衣服和鞋子。 

買個運動鞋,搞這么高的難度,想必沒什么人買吧?

錯,大眾竟然還是趨之若鶩,排起了長龍。

這類事,你應該已經見過不少:

前段時間,星巴克貓爪杯風靡一時。

眾人為搶得一個,丟盡了顏面。

優衣庫事件,也差不多是這個模式。

一件聯名款T恤,竟然引起很多人的哄搶,一些人甚至不惜大打出手。

很多文章都對這種現象進行了抨擊。

要么說商家搞饑餓營銷,制造稀缺感,要么說這些人不可理喻。

前半句說對了,商家確實是有意制造購物的難度。但是,有個問題,鞋子、衣服、杯子都不是必需品。

你制造稀缺,我可以不中招啊。

可為什么那么多人會顯得如此愚昧,非要去湊那個熱鬧?

神經營銷學家戴維·劉易斯給出了答案:

因為搶購成功,會讓人有種不可自拔的快感。

戴維·劉易斯在倫敦某商場做過一個測試。

那時是某游戲機的周年慶,商家推出大幅度限購優惠。頭一天晚上,商場便排起了長龍。

戴維·劉易斯說服幾個顧客,讓他們戴上測試設備,監控到他們的心率、皮膚電導率以及腦電波。

當這幾個人搶購成功后,劉易斯讀取了數據。

他驚奇地發現,這些人的生理特征發生了劇烈變化,大腦釋放出大量的多巴胺,就如同服用了興奮類藥物一般。

當他采訪其中一位受試者時,那顧客說:

“搶到商品的一剎那,有種眩暈的快感,真是太美妙了......”

同樣是在倫敦,BBC記者佩雷迪,為揭示商家的操控術,去采訪了在“iPhone手機”門前排隊等待新機型的發燒友。

他們很多人都已經等待了兩周以上。

當問及新iPhone有什么特別之處時,幾乎沒人能準確答出。

大概也就是說顏色不同、速度快些。

但是,當這些果粉終于得逞,拿到新機時,佩雷迪觀察到他們那種無與倫比的喜悅。

在蘋果工作人員的簇擁下,在其他果粉的歡呼中,那個等了15天的男孩高舉手機,仿佛是在炫耀一個戰利品。

可以預見,他處于一個怎樣的高峰體驗中。

這就是“勞力辯證”的作用。

苦等的「15天」和得逞的「一剎那」,形成一種奇妙的因果聯系。讓人欲罷不能,也賦予了產品某種特殊的意義。

所以,你嘲笑那些搶購者的洋相百出、被人蠱惑,那是你不明白他們得到了怎樣的快感。

當然,這種快感只是商家刻意制造的。

4、計劃報廢

良叔以前有臺打印機,后來壞掉了。

本著環保節約的精神,到廠家的維修點維修。

可是,被告知這款打印機已經停產,所以零件匹配不到。

建議報廢這臺打印機,再買臺新的。

這擺明就是欺負消費者。

我的倔脾氣來了,表明必須要修,不給修就投訴到消協。

維修點和廠家溝通了很久,終于決定修復這臺打印機,只是零件比較貴,要199元。

與此同時,維修點的師傅很負責任地告訴我,他們的新款打印機現在特價是219元。

問我還要不要修?

還修個錘子,我只好放棄環保計劃,報廢了舊機,買了一臺新的打印機。

不知道你有沒有和良叔一樣的感受:

這年頭,大到家具,小到電子產品,如果壞了,維修成本特別高,還不如直接買個新的。

而且,關鍵是,它們還都壞得特別是時候,往往剛剛過了保修期.....

別以為這是一種巧合,其實這是商家的另一個詭計:計劃報廢

BBC紀錄片《無節制消費的元兇》,揭示了一份關于“計劃報廢”的秘密文件。

那是20世紀20年代,幾家燈泡壟斷公司共同簽署的協議。

二戰期間,放置檔案的地方被損毀,這份文件才能被公眾看到。

文件的主要內容是:

幾家公司聯合縮短電燈泡的使用壽命。

在這之前,燈泡可以使用2500小時。

簽訂協議后,壽命縮短成1000小時。

這樣大眾購買燈泡的頻次就會增加。

隨著時代的變遷,燈泡公司的協議已經土崩瓦解。但是“計劃報廢”,卻成為商家們的慣用手法。

《無節制消費的元兇》的主持人,采訪了柏林工業大學的一位教授,后者揭示了打印機行業的一個秘密:

墨盒的計劃報廢

每個墨盒有個計數功能,能記錄一共打了多少頁。每個墨盒還會設置一個頁數上限,一旦到達這個數值,墨盒便會自動鎖定,讓你以為是沒有墨水了。

然而,這位教授及其朋友,可以解碼墨盒,讓計數器重置,這樣墨盒可以多用兩到三次。

計劃報廢”也是iPhone的一個慣用伎倆。

2004年,紐約青年凱西·內斯塔特,花費400美元買了一個iPod。

可是一年半后,電池壽命便到了極限。

客服告訴他,電池已經過了保修期。

如果想修,就得花225美元,這個價格幾乎可以再買一個新iPod了。

憤怒的凱西·內斯塔特,制作了一個視頻來揭露iPhone的詭計。

這個視頻,已經超過500萬人瀏覽了。

良叔問過一個手機業內的人,他說這種做法很普遍,也很簡單。

手機中的芯片,可以記錄電池使用的次數和時間,過了保修期,就可以使電池強制報廢。

而且,芯片還可以檢測電池是不是原裝。

如果不是原裝,芯片會快速消耗電池,于是你就不得不買原裝電池了。

蘋果更聰明的一點是,它的機型是封閉式的,而且是獨特的款式和螺絲,讓你沒辦法打開進行自主維修。

這樣,它們的“計劃報廢”才得以順利進行。

兩年前,iPhone爆出“降速門”事件。

隨著新系統的更新,老iPhone越來越慢,如果你想跟上節奏就要換新手機。

這當然引起了民眾的憤怒。

iPhone出來解釋,說這純粹是技術問題......

今天你應該知道了,這也許就是“計劃報廢”的一部分。

《無節制消費的元兇》主持人說:

當今消費主義的核心,就是把產品以最快的速度消耗掉。

你可以盤點一下你手上的電子產品,它們是不是總以各種原因變得無法使用?

而你又不得不買新的。

不僅是電子產品,你可以想想身邊的物品:

孩子的新玩具,根本玩不了幾天;

家里的雨傘,撐不過幾場風雨;

一支鋼筆正在被一排簽字筆取代......

就是這樣,越來越多的“耐用品”淪為“快消品”.....

它們不停地被報廢,不停地推陳出新。

我們在創造越來越多垃圾的同時,也為商家創造了節節攀升的業績。

5、科技之惡

如果前面幾種詭計都屬于傳統行為,警醒一點或許可以避免。

那么隨著大數據、算法、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到來,很多人注定無法逃避商家的魔咒。

魔咒一:算法殺熟

媒體人琢磨先生曾說過自己的事。

他經常使用某打車軟件約車去機場和車站,他助理也經常用這個軟件。

一次偶然的機會,琢磨先生發現:

同樣的距離,助理打車的價格比自己低了不少。

后來,他問了身邊很多朋友,發現這是個共性問題。

越是經常使用這個軟件的人,價格越高。

其實這就是一種算法殺熟。

簡單講,就是企業利用對消費者行為的分析,因人而異地制訂出不同價格的策略。

就如那個軟件,能算出你對它的依賴性高低,而且從來沒有質疑過價格。

因此給你的畫像就是,對價格不敏感的高頻消費者

互聯網公司就喜歡你這樣的金主。

于是,自然匹配較高的價格。

當然,關于“算法殺熟”,互聯網公司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但有很多實錘證據,卻很難推翻。

去年,作家王小山發了一條微博,點名旅游APP“飛豬”殺熟。

他這幾年都在“飛豬”上買機票。

結果卻發現,自己的機票竟然比別人貴很多。

去年,作家王小山發了一條微博,點名旅游APP“飛豬”殺熟。

“算法殺熟”的問題,很多人在知乎上討論。

其中一位商務人士,曬出一張對照圖,并講了自己的故事。

他長年在某知名旅游平臺上訂酒店。

一次到了酒店發現,掛牌價竟比自己訂的還便宜。

他留了個心眼,回去后用老婆的手機去訂。

結果發現,確實比自己訂的便宜一些。

而且老婆基本沒怎么用過這個軟件......

那位商務人士有點傷心。

他說,2012年就注冊了這個平臺,頻繁地預訂機票、酒店、景點門票以及餐廳。

他一直是這個平臺的忠實用戶。

沒想到,被別人賣了,還在幫著數錢。

你看,多么痛的領悟。

所以千萬別和商家談忠誠,他們口里說著情懷,眼睛卻瞄著你的口袋。

魔咒二:神經營銷

“神經營銷學”誕生于2002年,由阿勒·施密茨教授提出。

剛剛問世,就馬上得到商家的追捧。

因為這種方法讓商家避免了大量的用戶調研。

只需要找幾個人,讓他們帶上專門的頭盔和眼罩,便可以測試出他們對產品的感受。

一個人的感受很難表達準確,但是你的眼神和心跳會出賣你,這一切都會被機器讀取。

所以,在商業中已經廣泛應用神經營銷了。 

以當下最流行的“眼球追蹤技術”為例。

商家可以通過儀器,追蹤你眼神聚焦順序和強度。

通過這個方法,可以測試海報如何制作,才能讓受眾更喜愛。

也可以設計出讓人更有購買沖動的促銷頁面。

還可以優化商品的擺放,吸引人的注意力。

以及為游戲設計,更為刺激的畫面......

這一切都是為了用戶最好的體驗。

當然也是為了讓你不經大腦,便把銀子拱手上交。

其實,當下我們所看到的商品包裝、產品外觀、APP界面,之所以如此精美,不僅是用心設計的結果,更多的是通過神經系統測試過的。

所以,一個當代人活著真特么難。

你對抗的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和團隊,他們瞄準著我們的本能,編織著一張巨大的網,你很難不深陷其中。

魔咒三:透支消費

行為經濟學教授德拉贊·普雷勒說:

信用卡對商家是個偉大的發明,對于消費者卻是一個糟糕的發明。

因為人在付現金時,會有一種類似疼痛的不適感,讓你壓抑消費行為。

而信用卡,則會把這種不適感降到最低。

為了證明信用卡會讓人花銷更多,德拉贊·普雷勒做了一場實驗。

他組織了兩場拍賣會,同樣的東西,不同的是支付方式。

第一場,要求只能以現金方式支付;

第二場,可以用信用卡支付。

結果表明,第二場的拍賣價格比第一場高出一倍還多。

信用卡透支已經是個乏善可陳的話題了。

目前中國最突出的問題在于網貸。

無論是BAT還是TMD,只要你能想到的大型互聯網公司,沒有一家不在經營網貸的。

隨著大數據的發展,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個人征信的完善,讓個人貸款有了肥沃的土壤。

現在你隨便打開一款APP,就有可能跳出一個低息貸款的廣告。

只需要簡單的操作,你就可以拿到一筆本不屬于自己的錢。

而且,那些網貸廣告還都挺高逼格的,不是大海、就是別墅。

但他們不會告訴你,如果你不按時還款,等待你的是什么。

去年3月,一名叫羅正宇的理工碩士,用一根白繩,結束了自己25歲年輕的生命。

壓垮他的,僅僅是5萬元。

他的手機里,裝著13個網貸APP,每個月都在拆東墻補西墻。

當他再也無法堅持時,催債者通過微信,不斷以暴力相逼,最終壓斷了羅正宇最后一根神經。

相信羅正宇的事情不是個案。

根據權威數據顯示,2018年底,中國有2243萬人在網貸平臺上借過錢。

這些網貸平臺交易規模,已經突破3萬億人民幣。

固然,不少人是為了生意周轉,可是又有多少人,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消費欲望,而墜入商家編織的幻境中?

那些欲壑難填的借款者,當然有自己的責任。

但是商家利用科技,利用對人性的研究,排兵布陣,一步步引誘處世未深的消費者,這難道不是一種罪過嗎?

知乎上有個問題:科技是善還是惡?

有一個高贊回答:科技只是一把放大鏡,放大了善與惡

在此,我想補充一句:

最終取決于,放大鏡在誰的手中......

四、希望你能成為漏網之魚

良叔的父親,一支鋼筆曾用了8年,前前后后修了5次。

放到現在,這事兒太不可思議了。

因為整個體系都不再支持你這么做了,你甚至已經找不到能修鋼筆的人了。

節儉,我們曾經歌頌的美德已經不合時宜。

似乎整個社會已經達成了共識,我們需要不停地消費,來支撐經濟體的發展。

但是,我們變富裕了嗎?

整體來看,好像是這樣。

但是從數據上看,中國35歲以下的人,近6成沒有存款。

從數據上看,中國35歲以下的人,近6成沒有存款。

所以,如果你殷實富裕,大可將這篇文章當成茶余飯后的笑談。

你若多消費一點,就再好不過了。

因為你是這個經濟體的主力軍。

倘若你是那6成中的一員,那么在消費主義的暗網下,你就是在裸奔。

我只能祝福你,在網口收緊之前,能成為一條漏網之魚。

參考資料:
《無節制消費的元兇》BBC紀錄片

《迷戀》莎莉·霍格斯黑德

《心理學家的營銷術》戴維·劉易斯

《陳曉.檢驗檢疫部門提醒:加拿大“小熊糖”維生素D超標4倍[J].》廣西質量監督導報

《消費社會》鮑德里亞

《傳染》喬納·伯杰(Jonah Berger)

《穿假GUCCI去專柜是種什么樣的體驗?》 beebee星球

《琢磨先生:佛系大數據,不殺生只殺熟》功夫財經

《大數據殺熟:拿過的折扣、用過的紅包,最后還要“吐”出來 》鈦媒體 

良大師: 知名培訓顧問 原平安集團渠道總監 香港理工大學管理碩士 簡書簽約作者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atbzox.icu)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好运来app下载